河南6旬大叔历经三代建成1门12洞“地下豪宅”,百万不卖,啥样子

河南省三门峡市陕州区一带农村有一种流传了数千年的独特民居,叫地坑院,也被称为“地平线下四合院”,黄土院落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在不断的更替,很多院子也在消失中,我们这群钟爱民俗摄影的爱好者几十年来一直用镜头记录着它的变迁,大凡听到特殊的地坑院子都要拍摄一番。今日听当地一位影友老师传来消息,在陕垣上的农村发现了一个1门12洞的“地下豪宅”,保留得非常完整,被称作“红色窑院”,至今还有人在里边生活,是个地地道道的传统建筑,要比景区里改造过的地坑院子味道浓郁,是个难得一见的民俗好题材。

热心的影友早早便联系好了这户人家,主人是63岁的李大叔,早上9点多钟我们如约而至,李大哥已经端坐在门洞上等着我们,宾主互相寒暄过后,他非常热情的带着我们走下这座传说中的“地下豪宅”。

沿着用青砖砌成的一个长达16米的台阶走下了地下通道,进入平地一个放大了的圆形门洞映入眼帘,黑黑的门板很有年代感,门神,对联红红的色彩上似乎还保留下春节的气氛,墙根一辆长长的架子车靠立在旁边,从来没有见过的造型不由得发出感叹。“我家的院落历经祖孙三代才建成这个样子,大约有100多年时间了,造型上要比普通院子完善得多,进门前的价值最少要值100多万元。”李大哥导游般地开始了介绍。

一行人径直走进了大叔的卧室,里边有一个土炕还有一个木床,窗户旁边还装有一个空调,窑洞的三面黄土墙上保留了当地人用旧报纸糊墙的习惯,8个福字年画在灯光的照射下将窑洞映照成红色,干净整洁的黄土窑洞里似乎很有故事。

“我爷爷是个典型的厚道农民,从他那辈子起就开始在这陕垣上挖起了这座地坑院子,当时的人建地坑院先要在地面上挖出一个方形大坑,随着深度的增加上土就是个问题,爷爷和奶奶借用辘轳就这样打出了4孔窑洞,掏出了一个向上的通道,就算有了自己的家,整个地坑院子占地在将近2亩的面积,父亲母亲结婚后,家里人口不断增多,他们又继续扩建了4孔窑洞,我们兄弟姊妹都是在这里边长大,作为家中长子我就继承祖产,农村人有个讲究人的一生都要建个房子,所以我后来有扩建了4孔窑洞,建成了地坑院子最大的“12数”院落,上世纪80年代我又用青砖把院子进行了系统的加固,把纯纯的黄土窑院升级成了青砖结构的建筑,当年在村子里是第一家,不但窑洞多并且建筑材料很先进,便有了这1门12洞的‘地下豪宅’的美誉。”

地面上四面青砖建成的矮墙大约有1米左右,既能防止雨水倒灌还可杜绝安全隐患。

李大叔说他家地坑院子在当年就算是豪华版,就说这窑面几乎全是青砖结构,整座院子12孔窑洞便是当地地坑人家最多的数量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他改造院子花了1万多元,在当时的农村就是个天文数字,院子里有4个卧室,一个厨房,一个厕所,还有一个养牛圈,其余的均是杂物间,能生活4家人是没有一点问题的。

地坑院心还保留了黄土地面,李大叔解释说这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为了接地气,第二个是为了排水方便,很多外地人对地坑院子如何排水都有疑惑,这黄土地面就是一个方法,像一般的小雨就会渗入,如果形成雨水就会流进这里的渗井中,苹果树下有个暗道直通渗井,100多年无论有多大的雨都能成功排掉。

黄土墙上开启的黄土窑面,青砖造型与黄土融为一体,只有那木雕的门窗和红春联格外醒目,仿佛看到了李大叔一家人其乐融融在窑洞里欢天喜地的过年情景,展现出中原人家中式的传统生活。大叔说他很喜欢红色,过年的时候一定要用红对联和年画装扮院子,这也是被叫作“红色窑院”的由来。

李大叔有3个孩子,现在已经成家都生活在市里,老伴去了城里帮着带孙子去了,他虽然年过花甲可是身体依旧很健康,现在还在市里给一家保险公司跑业务,自己土生土长在这黄土塬上,对自家的地坑院子感情很深,不愿意住城市的高楼房,所以每天下班都要开车回到地坑院子里,地坑窑洞里四季恒温又接底气,似乎只有睡在这地坑院子心里才踏实。

说起自家的地坑院子大叔很自豪,他说村子里绝大多数地坑院子已经废弃了,像自家这样完整得几乎见不到了,他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对家乡对家庭难以言表,特别是这三代人建成的院子,当年在村子里就是数一数二的“豪宅”,现在更应该完整的将它传承下去,自己住在里边院子才会有人气有生机,一年四季只要下雨雪过后,他都要按照老传统把地面上碾轧一次进行加固,就是因为这精心照顾“地下豪宅”才有现在的样子。

“前些年当地开发地坑院旅游热兴起,周围的村子不是搞景区就是弄农家乐,都是在原来就地坑院子的基础上改造,一些纯纯的黄土院子都卖了二三十万元,按照那个标准,像我家这样豪华完整的院子价值最少都在百万元以上,这些年城里人也都往乡下农村跑,很多人都在这里买地坑院子养老,地坑院子成了香饽饽,我家院子也有人想买,价格出到了80多万元,我是100万都不卖,这不是钱的事情!”

走上斜坡回身望去我们看到了砖门楼上的“紫阳高照”四个砖雕大字,大叔说这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纪念,很有历史意义。

离开的时候李大叔将我们送到了地坑上边,还特意坐在了砖墙上让我们给他拍下了这张照片,他说旧日的豪华院子现在已经不再豪华,社会发展进步太快,不过在他的心里,祖孙三代人历经百年的地坑院子依旧是个“豪宅”,景区地坑再豪华气派没有故事,来来往往俱是看客,只有这原汁原味的农家地坑人家才有生命力,才有陕垣上讲不完的故事。【想看到更多的百姓的故事请点击关注】